广西水产渔药虚拟社区

凤姐,我不接受你的洗白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  • 楼主
      

    文| 江汉臣 荔枝  

    导语

    前不久,票圈不少人都转发了罗玉凤那篇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。

    据说该文阅读量300多万,赞赏超过20万,涨粉20多万。无论哪个数据,都无疑像洗白后的猖狂大笑:

    凤姐我又红了,你们欠凤姐我一个道歉。

    在凤姐为自己带上所谓“励志女神”的光环下看,“她也不容易”“凤姐不算恶”这样的话被不少人认可了。

    那么什么算恶?

    无知即恶。

    但还有一种恶比无知更甚,那就是聪明人装蠢。

    罗玉凤毫无疑问是这种人。

    聪明人装蠢的最直接结果,就是让蠢人觉得自己聪明,反过来同情装蠢的聪明人,毫不自知的送上金银财富。有的人直接送钱,有的人送的是关注和传播。当然,在这个互联网时代,关注和传播就是钱,而且是持续不断的现金流。

    而这一切,都是装蠢的聪明人预料之中的结果。

   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会跳出来说:

    你这是在揣测别人的恶而忌惮面前的善。

    那我倒要说,揣测本是人之常情,脱离事实谈人善的行为简直是在耍流氓。

    2009年,她以一个自大而又近乎疯癫的姿态出现,自称懂诗画、会弹琴,精通古汉语,自称“9岁起博览群书,20岁达到顶峰,智商前300年后300年无人能及”。主要研读经济类和《知音》、《故事会》等人文社科类书籍。

    上述是罗玉凤自己的人物设定。事实上,她是一个大专毕业生,还在老家重庆教过2年小学语文。后来罗玉凤来到上海,在家乐福超市工作。从这个设定隐约可以看出罗玉凤的操纵舆论的潜质: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极端自大,并且这种自大和自己社会地位完全不符,的招黑形象。尤其是强调自己“研读经济类和《知音》、《故事会》等人文社科类书籍”的设定,在今天回过头来看,不禁让人感觉这是故意留下的话柄和黑点。


    这种设定总结起来其实是一种自我认知的缺陷。但事实上,罗玉凤并没有自我认知的缺陷,她只是假装自己有这样的缺陷,好让人嘲笑。罗玉凤一系列的言论,是在清清楚楚的对大家说:“我是个蠢货,傻子,但我自己不这样认为。”罗玉凤她对这一切是有聪明的自知的。

    然而,光有人物设定并不能走红,罗玉凤还给自己安排了情节:征婚。婚姻对于中国人来说,是人生的阶段性成果。我们特别喜欢关注条件非常好的人的婚姻情况,我们也特别喜欢关注条件非常不好的人的婚姻情况。这大概是一种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心态,因为这两类人的婚姻,大概总会造成某一方是吃亏的,从而产生有娱乐性的噱头,供人谈论。

     

    罗玉凤对国人这类恶趣味的认识甚至早于相亲类王牌节目《非诚勿扰》(2010年开播)。她自称“曾在上海地铁站发过成千上万份征婚传单,也曾在电视台情感类节目上公布七大极为苛刻的征婚条件,誓嫁1.76-1.83米的清华或北大经济学硕士,并且长得要阳光、帅气。”

    罗玉凤从来也不傻,她显然知道1米45,长相一般甚至丑、学历低、贫穷的她不可能找到满足要求条件的对象。但这一切对于罗玉凤而言,是设定好的,需要完成的情节。清华北大也显然是罗玉凤精心设计,为征婚情节增加更多的噱头。

    罗玉凤按照自己的计划成功的火了,她走在初代网红、审丑鼻祖“芙蓉姐姐”探索的道路上,并且完成了超越。“芙蓉姐姐”也是以雷人,自大为噱头,但主要集中在外貌上。并且“芙蓉姐姐”真的算是一个条件还可以的普通人,她的自我陶醉可能是真的不自知。但罗玉凤不同,罗玉凤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条件极差的人,罗玉凤是完完全全自知的,她的自大则是刻意为之,持续为之,并不存在意外。她洞悉了审丑的规律,用实践不断证明自己是成功的舆论操作者。

    罗玉凤成功得到了关注和流量。但在那个时代,微博才刚刚兴起,微信、今日头条的八字还没一撇,网红变现的途径很少。2010年的罗玉凤选择趁机进入娱乐圈,她参加了《花儿朵朵》这类选秀节目,跑了《lady呱呱》、《时尚星达人》、《快乐向前冲》这类电视综艺,还去争取了电影《还是甲方乙方》、《五号停机坪》角色。罗玉凤想在娱乐圈找到一个位置,一个丑角的位置。但这对于她还是太难了。娱乐圈确实需要丑角,但丑角指的是滑稽的形象,而不是令人生厌的形象。罗玉凤的形象注定她无法在娱乐圈实现自己的野心。

    好在罗玉凤留了一条后路,她在2010年拿到了美国签证。

    罗玉凤是否一开始就计划好要移民美国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在2010年上半年,罗玉凤应当是有心想在中国娱乐圈发展的。然而,娱乐圈却没有罗玉凤的一席之地。然而她的计划这次落空了。

    罗玉凤去了美国,无才无貌、举目无亲的她生活在美国的底层,也没有合法的身份,只能在美甲店和餐馆打零工。在美国的前几年,罗玉凤生活得很辛苦。但是,她也有一个明确的目标,那就是拿到美国绿卡。

    有人说罗玉凤没技术,甚至算是“半偷渡”过来的人,想要拿到绿卡,只有两条路:结婚或者政治庇护。罗玉凤大概很难找到一个美国人和她结婚,于是她选择了政治庇护这条路。同时,她也开始第二次操纵舆论。这样,我们也就可以理解,为何去了美国的罗玉凤要如此恶毒的对待中国人,如此冷漠的评论祖国发生的事故和惨剧。

    温州动车事故

    汶川地震

    当时的我们,很难想象为什么罗玉凤要发出这样反人类的言论。即使是到了美国,也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仇恨国人。直到我们看到了一张凤姐出现在反华游行中的照片

     

    上述照片据说是2010年12月份(罗玉凤刚到美国)拍摄的。图中的所谓中国民主党、民主中国阵线,也就是美国做政治庇护移民生意的机构。这些机构组织一些反华的活动,为想要移民美国的中国人提供政治筹码。

    罗玉凤是很聪明的,她深知自己只有政治庇护一条路可走,因此她出国就叛国。不要认为罗玉凤背叛的是抽象的中国,她背叛的是具体的,由我们每一个人组成的那个中国。她诅咒我们每一个人,嘲讽在汶川地震中死亡的同胞,嘲讽在温州动车事故中遇难的兄弟姐妹。

    她为何诅咒我们?因为她要我们也诅咒她,谩骂她。如此,她才能和美国移民局的官员说:“你看,我在中国饱受迫害,网络暴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”罗玉凤也成功做到了这一点,大名鼎鼎的美国《人物》杂志都对此进行了报道:

    2011年9月27日,美国《人物》杂志网站发表了题为《走近中国最受讨厌的现实派明星》的报道。在罗玉凤的操控下,她再次操控了舆论,得到了政治庇护的筹码。当年的那群键盘侠网友们,又被利用了。


    她是真痛恨我们么?如果中国人真的给罗玉凤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那么罗玉凤到美国骂我们两句也是可以理解的,甚至可以说是真性情。但事情并不是这样。罗玉凤假装痛恨我们,不过是为了得到我们短暂的仇恨,换取她在美国的合法身份,她个人的私利。

    当她看到网红变现的风口已经来临的时候,她又收起了自己恶毒言论,删除了反人类微博,澄清自己和反华组织的关系。

    她开始在网上当公知,理性中立客观的批判国内的乱象,并且以一个低层小人物扎根美国的事迹,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,再次操控舆论。她似乎早已深谙网友们的记忆只有7秒,而中国媒体和网民的集体失忆,又一次没让罗玉凤失望。一个反人类、叛国的罗玉凤居然成为了凤凰新闻的主笔,微博大v,正能量女青年。

    直到罗玉凤如今转战自媒体核心战场——微信公众号。一个变现能力更强的平台。一篇《罗玉凤:求祝福 求鼓励》,刷爆了朋友圈。又是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,一锅成功学的鸡汤,一个卑微的小人物拿到美国绿卡成为人生赢家的事例。罗玉凤开启打赏,并且要将打赏全部捐出。

    这仿佛不是刻意的行为,给她的这次洗白又加了一些浓次氯酸钠。

    很多人以为罗玉凤这么蠢的人都能喝到的鸡汤,自己也一定能喝到。他们不知道,罗玉凤,这个聪明的人只是伪装成了蠢人,让蠢人觉得自己聪明,从而送钱,送关注给她。

    罗玉凤知道我们一定会送,她很聪明,也很坏。

    罗玉凤是不会告诉你,她的这碗鸡汤要用虚伪、无耻和叛国的勺子来喝仿佛只要劳资成功了,不管过程多肮脏,反正洗白的成本很低。只要跟观众哭一哭,卖卖惨,就灿白如莲花了。更何况这种“成功”是靠扮丑叫买,吃人血馒头换来的。


    遗憾的是,在这个喧嚣而健忘的时代,凤姐们如托冷夫的格言所说:“人生就是这样,跟厨房一样腥臭。要想捞油水就不能怕弄脏手,只要事后洗干净就行,我们这个时代的全部道德仅在于此。”


    不管凤姐们用了多么贵的洗白剂,我仍不想健忘的隐去那些黑点,凤姐们再拼命找角度洗白,内心的阴暗也是洗不白的。




    举报 | 1楼 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