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西水产渔药虚拟社区

生命纪实丨青青艳阳路:抑郁浩劫(十一)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  • 楼主
      


    青青艳阳路一位曾患抑郁症患者为您亲述涅槃人生


    抑郁浩劫(十一)



   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,我二进省脑科医院十病室,吃药、输液、物理治疗,然而,没有一点作用。我的主治医生神情严肃的找到我,认真地说:“你抑郁症频繁发作,吃药吃了这么久了,治疗效果不理想,今天回去和你家人商量下,我建议你做ECT治疗。”那时我对ECT治疗一无所知,看到主治医生严肃的神情,凭感觉这种治疗有一定的风险。回到家,我传达了主治医生的意思,欧阳拿不定注意,打电话征求我姐的意思,因为是大脑通电治疗,我姐不同意。所以,第二天,我找到主治医生,我暂时不接受ECT治疗,仍然是保守治疗。在医院住了快一个月,没有一点效果,因为医保的原因,主治医生强行要求我出院,他无奈地说:“没办法,医院有规定,如果实在不行的话,你先办理出院手续,过几天再住进来。”

    无助的我只好出了院,晚上再去跳广场舞时,已经找不到一点点激情,那轻柔的音乐竟然让我昏昏入睡,人越跳越没精神。无奈的我又去跳交谊舞,在所有的交谊舞中,唯独和教练老师跳探戈我才感觉自己有一点点活力,可是那么多学员,每个人都想和教练老师跳,而且探戈一个晚上只能跳一次,跳了一段时间,交谊舞也跳不下去了。

   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,我找潘主任开药,因为病情一直没有缓解,那时候我晚上只能睡二个小时,潘主任给我开了三种药,晚上增加了《奥氮平》,做事认真地我仔细看了《奥氮平》的说明书,看的我毛骨悚然,因为《奥氮平》是一种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。

   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上,我给潘主任发了一个信息:潘主任:您好!我是您的病人许青艳(抑郁症,没有精神上的问题。),几天前我到医院开药,您给我开了3种药,其中晚上的奥氮平片适用于精神分裂症的治疗,适合我吃吗?

    潘主任回复:小剂量合用可以的。

    虽然潘主任说可以的,但是我却不敢吃,因为曾到书上看到这样的故事:一个女人本来没有精神分裂症,但是恶毒的丈夫却以妻子有精神病而强行要妻子到精神病院住院,因为吃了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,最后,妻子真的精神分裂,疯了。

    我每天吃着治疗抑郁症的毒药,每个月都定时到脑科医院买回一大堆毒药给自己吃。有人说:死亡是痛苦的,但是等死更痛苦,生不如死不仅仅是“痛苦”两个字能形容的。期间有同事向我推荐吃保健品,同事说:“人体由细胞组成,细胞健康了,身体自然健康。”同事说保健品能激活人体细胞,细胞激活了,人自然也就活蹦乱跳、精神抖擞了,只是费用比较高,一个月要二三千。只要能让自己告别这该死的抑郁,二三万我也愿意。于是,我又满怀希望开始吃保健品,但是,二个月过去了,我那要死不活的细胞没有激活一点点,我仍然是死不了,活不成。

    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,在走投无路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侥幸心理,我三进我的革命根据地——省脑科医院十病室做ECT治疗。

    ECT治疗是利用电流激活大脑神经,因为进入ECT室,我打了静脉麻醉,和死人没有什么两样,家属也严禁进入ECT室,等患者醒了以后,医护人员才让在外面等待的家属进去把患者“扶”回病房。

    我不知道我在死亡的状态下我的肉体经历了怎样的严刑酷打,欧阳说,进去扶我的时候,我大汗淋漓,四肢无力,虽然醒了,但是不知阴阳,不知道穿鞋子,也不认识人,欧阳帮我穿好鞋,在我妈和欧阳的共同帮助下,我回到病房,然后就是躺在病床上输液。

    ECT治疗期间,中队领导、大队领导、街道领导到医院看我,我都没有记忆。住院十七天,一共做了八次ECT治疗,我的病情迅速得到控制,三月二十四日顺利出院。

    虽然抑郁缓解了,但是仍然需要吃药巩固。主治医生陈金虹给我开了三种药,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早饭后150毫克,《奥拉西坦》每天三次,每次两片,《米氮平》每天晚上睡前吃半粒,7.5毫克。并特别强调了两点:1.低盐低脂饮食,禁烟酒,避免精神刺激,继续按医嘱服药,妥善保管药物,专人保管使用。2.服药期间每个月定期复查血常规、肝功能、肾功能、血脂、血糖、心肌酶、心电图等。

    出院休息二天后,我就上班了,上班时无意中看到办公室有一瓶莲子心,功能主治:清心安神,失眠等。我决定试试,所以《米氮平》只吃了几个晚上,我就自行停药了。吃完一瓶又买了一瓶接着吃。

    有一天我妈火急火燎给我打电话:“云,那个莲子心不要吃了,电视上说莲子心适合庵堂里面的尼姑吃,清心寡欲的,正常人只能吃三天。”挂了我妈的电话,心想:“我的伢啊!差点把自己吃成一个清心寡欲的尼姑了。”

    后来我又开始吃蜂蜜三宝,蜂蜜、荷花花粉、蜂皇浆,蜂皇浆有改善睡眠、增强免疫、增强体质等功能;荷花花粉有调节神经、利于睡眠、提高智力、增强记忆、强身健体等功能,

    晚上坚持快走一个小时,我的精神一天天好起来。但是,因为ECT的治疗,我却严重失忆了。出院没多久我去大队办事,在大队办公楼三楼的走廊上,我碰到办公室张主任,但是,令我尴尬的是,我只是觉得这个帅哥眼熟,至于他姓甚名啥,是哪个部门的,我竟然全然不知。我只好挤出一个微笑,皱着眉头打招呼:“领导好!”

    很多的人都从我的记忆中抹掉,我们楼下曾经一个买衣服的老板,我在他那里买过几次衣服,和他很熟.但是,当有一天我在小区里面碰到他,他微笑着和我打招呼,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我有点眼熟,至于他是谁,我不知道。后来半个月后,我才猛然记起他就是我们楼下卖衣服的老板。

    类似于这种情况还有很多,我苦恼不已,打电话给陈医生,陈医生说:“这是正常反应,ECT治疗会短暂失忆,一般出院后二三个月才可以慢慢恢复记忆。”

    二零一六年五月五日,我找陈医生开药,因自我感觉良好,我要求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减量,陈医生没有答应,她微笑着说:“你好不容易才好了,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再吃一段时间的150毫克,以防再一次复发。”因考虑到自己抑郁症频繁地复发,我也打算再坚持吃一段时间的150毫克,但是,在拿药时,我发现医护人员却给我拿了75毫克的规格,我惊讶地说:“医生给我开了150毫克的,是不是拿错了?”医护人员认真地说:“我们没有拿错,处方上医生是这么开药的。要不你找医生改一下处方?”陈医生明明说要我再吃一段时间的150毫克,但是处方上却写着75毫克,难道这是天意?于是,在没有经过陈医生的同意下,大胆的我把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自行改为每天75毫克。一个月后,病情稳定,没有出现什么意外。

    五月二十七日,当我再一次找陈医生开药,我要求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每天只吃75毫克,陈医生答应了。虽然我精神状态很好,但是,每天晚上我都是早醒。晚上我只睡三个多小时,怕自己长期这样睡眠不足影响健康,我说了自己的顾虑。年轻漂亮的陈医生美丽的大眼睛一眨,不以为然地说:“不一定要每天睡足八小时,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,只要精神好,没事!”

    除了按时按量吃药外,我每天晚上坚持快走一个半小时,风雨无阻。每天晚上走的大汗淋漓,回来洗个澡,然后躺在沙发上,彻底放松自己,听轻柔的古筝曲。我睡眠的状态越来越好,晚上入睡时间非常快,只是还是有点早醒,不过从以前的凌晨3点多改为凌晨4点多。

    一个月后,我自认为我的记忆已经恢复的非常好了,就要求把《奥拉西坦》停了。只吃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每天75毫克,陈医生答应了。不过陈医生说:“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现在已经只吃75毫克,剂量非常小,不会对身体的五脏六腑造成危害,就这样吃吧!”可我不这么认为,是药三分毒。

    二零一二年我抑郁症好了以后,停药半年就莫名复发。我以为我运气不佳,第一次住院后才知道还有比我更惨的。住在14床的是一个农村妇女,78年的,我住进去时,她的病情非常严重,我全身无力,至少还可以走路,生活完全可以自理。她的全身无力才叫真正的无力,她的手连拿一支笔的力气都没有,喝水都要老公喂,并且动不动就晕倒。她躺在病床上输液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  后来,等她病情慢慢好起来,聊天才知道她得的是产后抑郁症。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个诊断是她的二胎生出来快5岁时才确诊的。她一胎是个女儿,二胎生了个儿子,全家欢天喜地。但是,噩梦从此开始,她总是莫名晕倒,四肢无力。看过很多医生,去过很多城市,吃过很多草药,仿佛恶魔附体,都没用。

    一年前在省脑科医院才确诊为产后抑郁症,此时她的儿子已经快5岁了。住院治疗后,病情控制的很好,一直吃药巩固。因为自我感觉身体非常好了,她自作主张停药了,停药才二十天,病情复发,病来如山倒。经过住院治疗,她的身体慢慢又有了活力。想起自己二次都是停药半年后抑郁症莫名复发,又想起网上百度的知识:抑郁症复发率是百分之八十五,我怀疑治疗抑郁症的药有很大的依赖性,即所谓的成瘾。

    于是,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下午四点半,我给省脑科医院的潘主任发了一条长长的信息,内容如下:

    潘主任:您好!我1993(22)因不喜欢教书而患了严重的抑郁症,(吃大量安眠药自杀未遂,)后来没吃一粒药好了,1994年因初恋惨败抑郁症复发,又连连自杀未遂,几个月后没吃一粒药又好了.中间一直都没有复发直到20122,莫名复发,多次想自杀,后来看谌主任的门诊,吃草酸艾司西酞普兰,4个月后好了,20131,谌主任要我停了药,结果停药半年多一点,抑郁症莫名复发,吃了10个月的草酸艾司西酞普兰没有一点作用.绝望的我改看您的门诊,吃了一个月的文拉法辛后效果不明显,您要我住院治疗。20多天后,病情得到控制,出院后我一直看您的门诊,也坚持吃文拉法辛(150毫克)。三个月后,晚上睡觉时,我总感觉床前有一个人,看您门诊您刚好不在,无奈的我只好找到谌主任,谌主任建议我停了药,停药半年后,抑郁症又莫名复发,我不得不再次住院,杨医生是我的主治医生,当时杨医生建议我做ECT治疗,因怕有后遗症,我不敢做.20多天后,病情不见好,因医保的原因我不得不出院,今年37,我第三次住进你们科室,陈医生是我的主治医生,我做了8ECT,病情迅速得到控制,324日顺利出院。现在状况一直非带好,我现在每天吃75毫克文拉法辛,毕竟是药三分毒,我想停药,但前两次的经历让我怕了,咨询陈医生,她说我可能是大脑递质不够而导致一停药就复发,建议我不要停药,我想打扰您一下,问您几个问题:一,20多年我患抑郁症,没吃一粒药就好了,现在吃药,一停药就复发,是不是脑神经对药产生了一定的依赖?二,我有朋友也患抑郁症,看了多家医院效果不好,我建议她来你们科室做ECT治疗,她怕做ECT把自己做傻了,ECT治疗安全吗?三,我能不能停药?大脑递质不够,有什么途径食补吗?

    因为信息太长,我不得不分两次发,信息发出十二分中后,惜字如金的潘主任给我回了信息,两个字:哪位?

    我立马回复:您的一个病人许青艳。忙碌的潘主任没有回答我的那几个问题,给我回了一句让我看到希望的话:现在不能停,并定期门诊。

    现在不能停,那意思是以后可以停的,我满心欢喜地回复:好!谢谢!

      一个月后,当我再一次站在年轻貌美的陈医生面前,我咨询《文拉法辛缓释胶囊》的最小量是多少毫克?陈医生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,斟酌了一下,说:“进口的只有75毫克,国产《盐酸文拉法辛片》有25毫克的规格。”我要求吃国产的《盐酸文拉法辛片》每天50毫克,陈医生没有同意。我认真地说:“就让我试一下吧,如果吃50毫克不行的话,我立马来医院找你。”最后,陈医生不得不再一次同意。一个月后,我的病情稳定,没有出什么意外。

   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,当我再一次站在年轻漂亮的陈医生面前,陈医生对我灿烂一笑,说:“来啦!没事吧?”我微笑着说:“没事。”陈医生说:“那就吃50毫克。”说着就开始写病历本,我问:“在你的病人里面,吃最少规格的是多少?”陈医生一边写病历本一边回答:“25毫克。”我再问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停药?”陈医生回答:“明年吧!”

    八月二十七日,我自作主张开始吃25毫克的规格,我相信我能!二个月过去了,病情稳定。


    作者简介:许青艳,曾为重症抑郁症患者,热爱生命,热爱一切生灵,以写作记载自己经历的过往,愿文字成为自己人生最好的注释。



    早起上学堂 满满正能量

    行走书香世界 感动芸芸众生









     




    举报 | 1楼 回复